http://zhangrui1234.blog.backrowonline.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打开优质民企进入铁路核心层的大门 
2018-11-16 8:15:00
引进民营资本参与铁路投资不仅能有效缓解铁路建设增量资金需求的市场压力,更能推进多元化的铁路投融资体制变革进程。铁路企业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吸收民间资本不应仅停留在分公司层面,而应让优质民企进入核心层,赋予真实的话语权。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国际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大会上,中国铁路总公司负责人对外表示,铁路企业将在多个层面向社会资本开放,包括开放所有权与经营权,而且中铁总正在推进几条铁路打包向社会资本开放。追踪发现,这是铁总成立5年来首次高调释放开门迎客的商业信息。

  论营业里程,我国铁路长度仅次于美国而达到了12.7万公里,但在铁路网密度(每百平方公里内的铁路公里数)上,与美、英、法等发达国家还有不小距离。正是如此,我国铁路投资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按“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到2025年我国铁路网营业里程要延伸到17.5万公里,按面积与按人口计算的铁路网密度指标,分别要达到每百平方公里1.82公里与每百万人125公里。策应动态建设目标,过去4年我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保持着年均8000亿元以上的递增速度,未来10年投资景气度势必还将提升。显然,对这样建设前景广阔与投资规模需求巨大的开放市场,不让民营企业参与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参与国内铁路投资的主体除了铁路总公司及附属企业外,还有地方政府、部分国有企业及社保机构等,且70%以上的资金源于铁路建设基金和银行贷款两条渠道,而随着铁路投资规模不断加码,不仅现有投资主体不能满足资本的动态需求,作为核心建设角色的铁路公司资产负债率也快速上升,所能获得的资金增量配给也越来越少。数据显示,自成立以来的5年间,铁总负债年均增速超过12%,至今年9月底负债规模达5.28万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引进民营资本参与铁路投资不仅能有效缓解铁路建设增量资金需求的市场压力,更能推进多元化的铁路投融资体制变革进程。

  事实上,原铁道部早在6年前就印发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实施意见》,承诺引资过程中对民间资本不单独设置附加条件;次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改革铁路投融资体制加快推进铁路建设的意见》,提出对民资开放铁路投资领域。此后,国家发改委专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鼓励和扩大社会资本投资建设铁路的实施意见》,并在2015年推出了8个社会资本投资铁路示范项目,至于随后国务院颁发的《关于进一步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重磅文件中,鼓励民营企业进入铁路投资领域的政策更是反复提及。

  顶层设计的努力推进收获了一定成效,比如去年由复星集团牵头的民营联合体以PPP方式取得了杭绍台铁路建设资格,拿到了这一国内首条民营高铁项目的控股权;今年百胜联合集团获得了杭温铁路义乌至温州段的投资控股权。在这两个项目之前,吉利和腾讯进入了动车WiFi行业,顺丰进入了铁路货运行业。不过,我国目前还没有一条由民营企业独自或成功运营的铁路线路。

  全面地分析,目前民营企业进入铁路轨道交通产业还非常肤浅。首先,多是货运投资,客运少之甚少,而货运还在不断亏损;其次,民营资本跨进的多是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地区的支线,必赢娱乐注册送体验金民营资本还只是游离在铁路的周边产业地带,如铁路、车站周边房地产、物业开发等。

  因此,国有铁路公司也罢,地方政府也罢,要让民营资本真实而积极地参与和沉浸到铁路投资建设中来,须以“自家人”心态真诚地接纳对方,让民企产生与拥有“自家人”的仪式感。一方面,除了一些重要干线外,其余的铁路干线与支线一律对民企敞开怀抱,不论地区发达还是偏远,一视同仁地对国企与民企公平与公开招标与发包,不可让民企成为偏远地区铁路支线的守望人;另一方面,应尽可能将一些货运量与客流量密集的铁路投资全部或部分地倾斜给民企投资运营,对此,政策应明确禁止铁路公司歧视性地将“烂苹果”扔给民企;此外,国有铁路企业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吸收民间资本不应当仅停留在分公司层面,而应让优质民企进入集团核心层,赋予真实的话语权。

  现在看来,铁路投资所需资金量巨大且回收周期漫长可能是影响民企进入铁路交通投资地带积极性的主要因素。对此要强调,民企投资铁路除了EPC(工程总承包)、BT(建设-移交)、BOT(建设-经营-移交)及BOOT(建设-拥有-运营-移交)等需大量真金白银的方式外,还有PPP、股权转让、项目增资、债转股等多种运作方式。后者的资金成本压力要比前者小得多,可作为铁路投资吸纳社会资本的优先选择;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应当好“媒人”,推动本地与异地民企资本联姻,让民企以商业联合体形式参与铁路投资,既发挥资金规模效应,更分散未来风险;不仅如此,宏观政策还应在债券融资、融资租赁、信托计划及担保与增信融资方面为民企投资铁路拓宽渠道和路径。通常,铁路进入商业运营后会存在10年以上的亏损周期,政府可在财政补贴及税收减免上创造必要的环境与条件。

  需要提醒的是,铁路投资的确是块巨大的蛋糕与红利产业,但任何投资选择都必须量力而行。另外,铁路投资可按规划与运营环节拆分,民企也不应仅关注轨道铺设与投资环节,也不妨重点考量铁路客货运输、仓储、餐品供应等业务。铁路建设带出的是一个长长的产业链条,在轨道桥梁材料设备、节能环保设备器材、安全检验检测设备的研发、设计、制造及维修方面,只要用心做,民企不愁无用武之地。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发表评论:

澳门正规博彩娱乐网站